点击关闭

投资价格-聚美优品会以低于上市发行价的价格进行私有化

  • 时间:

【故宫推出年夜饭】

2020年1月10日,聚美優品宣佈調整ADS(美國存托股份)與A類普通股之間的比率,由原來的1股ADS代表1股A類普通股調整為1股ADS代表10股A類普通股。通過這種方式,聚美優品提高了每股股價。換言之,此次20美元/股的私有化價格相當於合股前的2美元一股,僅為第一次私有化股價的28.5%。

“中小投資者基本都是血虧,我在的聚美優品投資交流群,現在變成了‘維權群’”。投資者林浩(化名)告訴投中網,他目前持有聚美優品7萬多股(並股後),合計虧損1000多萬元。

對於投資者的質疑,投中網聯繫到聚美優品相關負責人,對方表示,私有化要約目前只是一個早期行為,真正的私有化還需要完整的流程。

持有聚美優品三年,虧損1000萬元

根據聚美優品最新披露的數據,陳歐及其相關方共持有聚美優品42.9%的股份,並擁有公司88.3%的投票權。以目前聚美優品2億美元市值估算,陳歐需要付出約1.18億美元。在要約信中,陳歐稱私有化將採用借貸和股權融資相結合的方式融資,貸款將由第三方機構提供。

Peter Halesworth指責,聚美優品將2014年IPO募集的資金投資於非核心業務,包括投資1430萬美元用於電視劇製作、投資手機移動電源初創公司街電4480萬美元。於此同時,聚美優品2016年底公佈的賬面現金為3.31億美元(相當於聚美優品市值的 87%、超過2014年賬面現金數額的兩倍、IPO 之前所持有現金的三倍),但是聚美優品從來沒有向股東支付過一分錢的股利。

2017年8月30日,聚美優品股票持有人恆潤投資(Heng Ren Partners LLC)主管合伙人Peter Halesworth曾發佈公開信稱,在中國線上購物蓬勃發展的背景下,聚美優品宣佈私有化後的一系列錯誤使其股價大跌45.2%。

熊貓告訴投中網,2019年5月,陳歐曾在微信上對自己的朋友說,“繼續努力,目前精力都在做事上,業務起來了股價自然會起來。”

“昨天上午我還在擔心出老千,結果下午就出了這個私有化,卸磨殺驢的感覺。”熊貓說,投資者質疑的不是聚美優品私有,而是以低於上市發行價的價格進行私有化,“這種‘跌破底線’的方式實在太不厚道。”

陳達曾任職於美國某大型證券公司,他告訴投中網,投資者可以通過開曼的“數人頭”條款,讓陳歐否掉私有化提議。根據開曼或百慕大註冊公司私有化“數人頭”的投票規則,上市公司若透過協議安排形式私有化,除必須獲75%或以上股權通過,以及不多於10%或以上股權反對外,更需要通過俗稱“數人頭”的機制,即需獲得過半數出席的股東人數贊成。

2017年11月27日,聚美優品公告稱,將撤回私有化要約。而後聚美優品又曾多次嘗試用回購等方式來拉抬股價,結果均以短線跳漲、長線深跌告終。

2020年1月12日,聚美優品 (NYSE:JMEI)公告稱,公司董事會收到創始人陳歐為首的買方團的私有化要約,計劃以20美元/ADS的價格收購買方團尚未持有的股票,該要約價較前一交易日收盤價溢價15%。收購完成後,聚美優品將從紐交所退市。

4年後,再提私有化,聚美優品風光不再,陳歐又該如何應對投資者的質疑?

“維權的費用很高,可能會花費100-200萬美元,不過相比投資者虧損的上億資金,不足為提。”陳達說,當有足夠多的投資者同意轉股,聚美優品可能會被迫妥協,放棄私有化,或者提高私有化價格。

“聚美優品如果低價進行私有化,所有投資者都是輸家,只有陳歐,是唯一的贏家。”投資者熊貓(化名)憤憤地說。

“我是在聚美優品4美元/股的時候買入,持有了三四年,一直增持。”林浩認真分析過聚美優品,基本面表現不錯,資產一直大於市值,沒想到私有化股價打壓得這麼厲害。

其實早在2016年2月18日,陳歐認為聚美優品被美股嚴重低估,提出了私有化,不過以失敗告終。隨後,由於假貨危機、高管出走等一系列風波,聚美優品陷入低迷,股價也持續下挫。公司市值從上市首日的34.33億美元,跌至如今的2億美元,暴跌94%。

當時很多中小股東抗議私有化,認為低價侵蝕了小股東的利益,有些中小股東還組建了維權群,個別股東甚至告到了美國證監會。

此次私有化要約,並非聚美優品第一次被股東質疑。在2017年,聚美優品就因提出私有化被股東聲討。

時隔4年,聚美優品再拋私有化方案。

另一名投資者林峰(化名)告訴投中網,他在2016年聚美優品提出私有化後開始買入,當時成本在3.3-3.4美元/股左右,買了2萬股。2017年8月,聚美優品收購收購街電後,由於看好街電和聚美優品的賬上資金,開始加倉,一度持有33萬股(並股前)。聚美優品2018年年報顯示,街電2018年營收超8億元,營業利潤約3700萬元。

陳達說,去開曼打官司奏效的可能性更大。“訴訟糾紛經常一打就是幾年,非常耗人。關鍵是,大部分中概股公司不願意走到開庭這一步,因為這意味著,他們必須公開關於私有化的所有信息,聚美優品顯然不希望公開一切信息。”

作為一家化妝品限時特賣商城,聚美優品2014年5月納斯達克上市,但其業績從2015年開始連年下滑,2018年公司營收33.59億元,同比下滑超40%,平臺GMV同樣連年下滑,從2016年的73億元下滑至2018年的46億元。

“兩年花200萬美元和陳歐耗下去”

沒料到,2018年聚美優品股價驟跌至1.4美元/股。“一下子,我虧損超過60%,虧了40多萬美元。因為我是融資賬戶,收到margin call(追加保證金通知),就被動減倉了。”林峰說,他後來陸陸續續賣了十幾萬股,現在還有19萬股(並股後為19000股)。

2015年年中之後,中概股掀起私有化浪潮。2016年2月,聚美優品宣佈收到來自陳歐、聯合創始人戴雨森等管理層和投資機構組成的財團的私有化要約,每ADS報價7美元,僅為上市時股價的1/3。由於私有化價格過低,聚美優品遭到各方聲討。

同樣後悔加倉的投資者還有熊貓。“2018年初開始加倉時,很多股民跟我提過陳歐的人品問題,勸我謹慎。但我認為,一個如此註重自己外表的人,溝通如此坦誠的人,不可能不愛惜自己的羽毛。”熊貓表述。

投資者榆林(化名)告訴投中網,當聚美優品宣佈股價合股時,慶幸自己半年前把股票全部賣掉了,“其實當聚美優品聯合創始人戴雨森退出時,我就開始動搖了,沒有任何人能比創始人更瞭解自己的公司。”

2020年1月1日,聚美優品宣佈將推遲2019年下半年財報發佈。對此,陳歐向投資者道歉,甚至讓IR親自解釋,不發年報是因為審計要求比較高,並非不想發。

消息一齣,中小股東一片嘩然,怒稱陳歐為“陳二元”。多位投資者告訴投中網,他們未曾想到,聚美優品會以低於上市發行價的價格進行私有化。

林浩說,錶面上看,聚美優品此次私有化價格與上市時的22美元發行價相差無幾,但其實是十股合一後的價格。

“這次私有化,倉位大的股東並不一定會直接就範,他們要維權,有很多途徑。”投資者陳達告訴投中網。